博客开通
博客名称 :
博客昵称 :
自我介绍 :100字以内

信息标题
没有提示信息
用户登录
登录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Cookie :

页面设置

正文

“心魔”与成功

2011-11-06 16:11:08
分类:心里辅导

“心魔”与成功

  宽 容
   偶然看到一篇文章,列举了一些企业名人跌倒之后一蹶不振的事例。文章的结论是,这些人一蹶不振的原因是他们的“心魔”,即他们害怕再次失败,因此,做任何事情都瞻前顾后,无法像以前那样大施拳脚。
   作为一位经历过人生重大失败的人,我对此观点有一些自己的看法。
   首先,有过成功经历的人,大多是意志坚强者,在经历过许多困难而取得成功后,一般不会因为一时的挫折而那么容易产生“心魔”。只有那些靠运气和关系而“成功”的人,才会这样。
   其次,也许是因为心态和观察的角度不同,我所看到和遇到的,更多的是愈挫愈勇、东山再起的名人。史玉柱、阚治东、龚家龙、孙宏斌等企业家,都是从失败中站立起来的名人,后三人甚至都曾遭遇过牢狱之灾。我身边也有很多从监牢中走出来并再次干出一番事业的朋友,只不过有些人为了避免遭到嫉妒和排斥,选择改换门面以别的方式再次取得成功罢了。还有很多这类朋友曾经邀请我加盟他们的企业或者希望给我投资呢!而古今中外的政治人物跌倒之后再爬起来的事例,更是不胜枚举。林肯多次竞选议员失败,但最终却当上了美国总统;邓小平同志也经历过三起三落。
   再次,换个角度看,即使类似的失败者没有再在企业领域成功过,但是,他们在思想或者文化等方面得到了很大的提升,不也算是东山再起吗?
   我可以列举太多东山再起的名人但不想在此更多地列举,也不会去探讨有些名人失败后一蹶不振的原因。我只想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和观察来说明一个基本的事实,即失败者再次站立起来,的确难上加难。但这种困难,不只来自其内在因素,更多的则是外界所施加的压力和阻碍。
   在此要声明一点,我这里所说的,与我现在的工作和我的家人没有任何关系!我所指的是,从普遍情况看,对待失败者,社会存在偏见、家人心有余悸、合作伙伴心存顾忌、上级未必信任、下属可能怀疑。
   在社会层面上,我本人倒是遭遇到这样一个歧视:我在新加坡工作时,汇丰银行曾经极力争取中国航油将全体员工的工资存入该银行。其态度之殷勤、要求之恳切,令人欲拒无言。为此,我决定将本人每月的工资存入该银行;其他有些雇员也这么做。可是,在中国航油事件发生后,即使新加坡当局彻查后已经证明我的收入都属于合法收入,汇丰银行却态度蛮横、不做任何解释地要求我将这些微薄的合法收入转存其它银行,而且,还要求我在限定的时期内亲自去境外办理转存手续。而对同时将其工资存入该银行的其他同事,汇丰银行却没有那么做。
   2010年6月12日,我在北大演讲时,曾呼吁社会宽容失败者。但那并不是针对我个人的,我自己早已习惯了不宽容与打击。我之所以呼吁社会宽容失败者甚至真正犯过罪的人,是因为我看到不少人因为社会的歧视(而非个人的心魔)重蹈覆辙。
   新加坡监狱当局对那些多次犯罪的人,一般是在白色汗衫上印上红色的囚号;对于比较严重的重犯,则要求他们穿上蓝领汗衫(囚号也是红字)。我看到穿上这种汗衫的犯人远远多于其他犯人,也就是说,新加坡的重犯率高得吓人。但在我出狱时,我看到所有犯人的囚号都改印成黑字(对重犯的囚号也不再印成红字,蓝领汗衫还存在)。可见,新加坡当局已经意识到重犯率很高的问题,所以,不再在狱中区分初犯和重犯。
   我对新加坡重犯率如此之高感到不可思议,便有意了解其中的原因。当我和那些重犯们反复交谈后,发现重犯的主要原因是,囚犯出狱后遭到社会歧视、长期找不到工作、个人生活得不到保障、家庭不接受其前科以至不和、社会贫富差距太大、犯罪诱惑过高等。很显然,这些都是外因,并非是那篇文章所说的“个人的心魔”。
   所以,我认为,应该允许失败、宽容失败者。大家都需要一个有利的生存与发展环境,允许失败就是创造一个好的社会环境。谁的人生都不可能一帆风顺,宽容失败者就是宽容自己!
 

来源:陈九霖

阅读( ) | 评论(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