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开通
博客名称 :
博客昵称 :
自我介绍 :100字以内

信息标题
没有提示信息
用户登录
登录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Cookie :

页面设置

正文

《短歌行》(曹操)课内拓展

2015-01-31 19:01:56
标签: 特别推荐
分类:素材

《短歌行》(曹操)课内拓展

河北省献县第一中学燕金城062250

【揣摩探究】

                                               杜康难解此忧

——曹操《短歌行》赏析

      丁爱华 李雪松

建安十三年(公元208),曹操率大军南下,列阵长江,欲一举荡平孙刘势力。这年冬天十一月十五日夜,皎月当空,江面风平浪静。曹操乘船查看水寨,后置酒宴请诸将。酒至兴处,忽闻鸦声望南飞鸣而去。曹操感此景而横槊赋诗,吟唱了这首千古名作——《短歌行》。

    诗言志,歌咏怀,大战前夕,曹操的心情如何呢?唯一“忧”字可总曹公心境。“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杜康酒真的能化解曹公之忧吗?通览《短歌行》全篇,可知好酒并未使曹操真正地解忧,那么是什么样的忧愁令这位有着雄才大略的政治家和军事家“举杯消愁愁更愁”呢?

    一忧“人生苦短”。东汉末年,群雄奋起,众多能人志士都想抓住时机建功立业,此时的曹操已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这些辉煌的业绩也花费了他太多的时间(曹操时年已五十四岁),况且其中又遇到了不少挫折和失败,因而他深感奋斗的艰难和时光流逝的无情。“譬如朝露,去日苦多”,人生的短促感、焦灼感重重地向他压来,这使他不由发出“人生几何”的感慨。再者,在当时,“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的人生无常、及时行乐的颓废思想在壮志未酬、抱负不得伸展的文人中间颇为流行,生活在那个时代的曹操不可避免地受到这种思想的影响,只好借“对酒当歌”的方式来排解心中的忧思。

    二忧“求贤不得”。仅仅把感叹“人生苦短”作为诗歌的起点和终结,这只是一般文人的思想境界。而曹操毕竟是曹操,他把这样的慨叹只作为本诗感情发展的基点,以这种微吟低唱的形式,为下文倾吐求贤若渴的慷慨激烈的心曲打下基础。当时,各据一方的军阀为了发展自己的势力,都在用尽一切办法延揽人才。孙权有周瑜、鲁肃、张昭等,刘备有诸葛亮、关羽、张飞等,即使刘表之流,手下也有一些谋士。曹操虽然拥有诸多的谋士猛将,但为了完成统一天下的宏伟功业,他希望天下所有的人才都聚集在他这里。在曹操热烈的求贤过程中,焦虑和痛苦不时地向他袭来。让我们来听听曹操的心声吧:贤士啊,我像热恋的女子一样渴望着你的到来,我只是为了你的缘故,一直“沉吟至今”,你快快地来到我的身边吧!你到来后,我一定摆宴设乐,竭诚欢迎!可贤士啊,你就像天上那可望而不可及的明月,何时才能来到我身边?在这里,“求贤不得”的思绪如潮水般地从心中涌出,真是“忧从中来,不可断绝”。

    三忧“功业未就”。这可以说是笼罩全篇的忧思,“人生苦短”之忧、“求贤不得”之忧皆由它而来。一统天下是曹操毕生的奋斗目标。而眼前,赤壁之战前景未卜,作为一个深谋远虑、渴望建功立业的将领,他能不产生这样的忧思吗?愿学大海纳百川,愿学周公“一沐三握发,一饭三吐哺”,还不是为了实现心中的宏愿?而这一宏愿还未变成真正的现实,“功业未就”的苦闷依然萦绕心头。

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今宵一场醉!《短歌行》让我们从另一个侧面看到曹操作为一代政治家的英雄本色:他有爱才、礼贤的坦荡胸襟;他有统一天下的宏大志愿;他有开创新局面的进取精神。尽管他也有“忧”,有“很深的忧”,但是他的“忧”是站在国家的高度、英雄的角度之上的“忧”,这绝非杜康酒所能消解。

                   选自《中学语文教学资源网》

【课外阅读】

                            曹操的宽容

                              易中天

  公元197年,盘踞在宛城(今河南省南阳市)的张绣向曹操投降。曹操兵不血刃,就获得了南征的胜利,不免有些飘飘然,行为也不检点,举措也不推敲。他强纳张绣的婶婶(张济之妻)为妾,让张绣感到屈辱;拉拢张绣的贴身部将胡车儿,使张绣感到威胁。于是,张绣用谋士贾诩之计,突然反叛,在曹操猝不及防的情况下把他打得落花流水。长子曹昂(曹操最中意的接班人)、猛将典韦(曹操最贴心的亲兵队长),还有一个侄子曹安民,均在战斗中身亡,曹操自己也中了箭伤。面对这次惨败,曹操并未委过于人,更没有追究主张接受张绣投降的人,而是自己承担了责任。他对诸将说,我已经知道自己错在哪儿了,我下回再也不会犯这样的错误了。

  公元207年,曹操北征乌桓大获全胜。回师的路上,走到冀州时,天寒地冻,荒无人烟,连续行军二百里不见滴水,军粮也所剩无几,“杀马数千匹以为粮,凿地入三十余丈乃得水”。回到邺城后,曹操下令彻查当初劝谏他不要征讨乌桓的人,并一一予以封赏。曹操说,我这场胜利,完全是侥幸。诸君的劝阻,才是万全之策。因此我要感谢诸位,恳请诸位以后还是有什么说什么,该怎么讲还是怎么讲。也就是在这一年,曹操发布《封功臣令》,说我起义兵,诛暴乱,于今已十九年了,战必胜,攻必克,征必服,难道是我的功劳?全仗各位贤士大夫之力啊!

  曹操很早就意识到,正义的旗帜和精锐的队伍是克敌制胜的两大法宝。还是在起兵讨董卓的时候,袁绍曾问过曹操,如果讨伐董贼不能成功,你看哪方面能做我们的依靠和凭据(方面何所可据)?袁绍自己的回答是:南据黄河,北占燕代(泛指今河北北部和山西东北一带),兼领戎狄(指乌桓),南向以争天下。曹操却淡淡地说,照我看,任用普天下的智能之士,用正道和正义来统帅他们,就左右逢源无所不可!曹操的见识,已明显地高出于袁绍之上。

   他深知人才的重要,也清楚自己的分量。“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何况他背景、资历、地位、实力都不如别人。因此他需要大批的人来帮助他、支持他,尤其是要争取高门世族的人来合作,以资号召。能帮忙最好,帮凶、帮腔,哪怕帮闲也行。有才的要,有名的要,徒有虚名的也要。总之是来者不拒,多多益善。端的称得上是“求贤若渴,爱才如命”,就连敌营中的人,他都要设法弄过来为自己所用。他手下的五员大将,就有三员来自敌营:张辽原是吕布部将,张原是袁绍部将,徐晃原是杨奉部将,乐进和于禁则是他亲自从底层提拔起来的。正所谓“拔于禁、乐进于行阵之间,取张辽、徐晃于亡虏之内,皆佐命立功,列为名将”。谋臣中也有不少来自敌方。许攸从袁绍营中来投奔他,他光着脚出来迎接。蒯越和刘琮一起投降,他说高兴的不是得到了荆州,而是得到了蒯越。陈琳为袁绍起草檄文,对曹操破口大骂,被俘后,曹操也只是说:骂人骂我一个就行了,怎么骂我祖宗三代呢?陈琳谢罪说,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曹操也就算了,仍任命他为司空军谋祭酒。毕谌的母亲、弟弟、妻子、儿女被张邈扣押,曹操便对他说:令堂大人在张邈那里,你还是到他那里去吧!毕谌跪下磕头,说自己没有异心,感动得曹操流下眼泪。谁知毕谌一转身连招呼都没打一个,就背叛曹操投奔了张邈。后来,毕谌被俘,大家都认为他这回必死无疑。谁知曹操却说:尽孝的人能不尽忠吗?这正是我到处要找的人啊!不仅不治毕谌的罪,还让他到孔夫子的老家曲阜去做了鲁国相。

                      选自《解放日报》,有删节

话说曹操

李国文

在中国帝王级人物中间,真正称得上诗人的,曹操算得上一个。曹操不是帝王,但胜似帝王。如果有帝王文学排行榜的话,曹操名列前茅,例属三甲,是毫无疑问的,甚至是拔得头筹的金牌得主,这样的评价也不算过分。

他的诗写得实在好,绝非那些附庸风雅的帝王可比。曹孟德的诗可以用十二字来评价:有气概,有声势,有深度,有文采。因此千古传唱,弦诵不绝。在中国人的记忆里,至少下列三句忘不了:“何以解忧,唯有杜康”,直到今天还挂在人们口边;“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是上了点年纪的人自勉的座右铭;“神龟虽寿,犹有竟时”,就是要懂得珍惜上帝所给予的有限生命周期,不要瞎折腾,不要乱巴结,不要颠三倒四,不要神经错乱。中国有无数诗人,在千年以后能有这三句被人不假思索、脱口而出者,有几何?毛主席在北戴河赋的那首词里有“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充满了对这位大手笔的赞赏之意。

曹操除了是了不起的诗人外,他还一手缔造了建安文学,在中国文学史上具有非同一般的意义。中国从建安文学起,才出现以写作为主业,不一定要按官方意志写作的作家。这点自由就是曹操给的,虽然不大,但初创意义相当重大,公元196年的许都有了一个初步安定的局面,他腾出手来,努力在文化上有所建树,出现了文学史上称之为“建安文学”的繁荣局面。没有曹氏父子,也就没有建安文学。如果当时要成立作家协会,大家肯定会投票给曹操,他是众望所归、当仁不让的协会主席。《文心雕龙》有此论述:“自献帝播迁,文学蓬转,建安之年,区宇方辑,魏武以相王之尊,雅爱诗章;文帝以副君之重,妙善辞赋;陈思以公子之豪,下笔琳琅,并体貌英逸,故俊才云蒸。”孔融、杨修、陈琳、刘桢、徐干、阮瑀、应玚和从匈奴赎回的蔡琰,真可谓济济一堂,竞其才华。《文心雕龙》说到建安文学时说:“观其时文,雅好慷慨,良由世积乱离,风衰俗变,并志深而笔长,故梗概而多气也。”曹操的《蒿里行》,曹丕的《燕歌行》,曹植的《送应氏诗》,王粲的《七哀诗》,陈琳的《饮马长城窟》,蔡琰的《悲愤诗》以及《孔雀东南飞》等具有强烈现实色彩的诗篇,成了建安文学的主流,也就是“建安风骨”。

曹操是振一代文风的始创者,而曹丕曹植是不余遗力的倡导者。所以,在魏晋文学中开先河的正是曹氏父子和建安七子,他们开创了文学史上的一个新时期。建安文学的成员是中国文学史上第一次意识到作家的个体性、自主性和非从属性的一群,这实在是破天荒的觉醒。曹操对文学的重视,在历代帝王中也是少见的。他不惜重金,把蔡文姬从匈奴单于手里赎回来,因为她的《胡茄十八拍》把他感动了。这绝对是诗人的浪漫行径,别的领袖人物未必有这等胸怀,更不可能有这等雅兴。蔡文姬回到中原,曹操将她养起来,让她将记得的她父亲蔡邕已被战乱毁灭的图书文字口授出来,整理成书,这实在是一件了不起的行为。

选自《李国文散文》,有删节

    治世之能臣  乱世之奸雄 

福建考生 

    京剧舞台上,白脸曹操冠带辉煌,高唱:“世人害我奸,我笑世人偏。为人少机变,富贵怎双全?” 

    世人口中的“奸雄”,京剧当中的白脸,《三国演义》里的无数典故,把曹操堆砌成奸诈的化身。然而,即便是“亲刘贬曹”的罗贯中,也不得不为曹的才情与智勇所折服,也不得不承认他是“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 

    曹操出身官宦,十六岁举孝廉任城门典校卫。设十二色杖,不分贵贱一旦违犯出入城规,皆与杖责。这体现他的“忠信”。黄巾作乱,曹操任骠骑都尉奋力破敌也是“忠勇”表现。 

    董卓当权,败坏纲纪。操夜带七星宝刀只身前往行刺,其勇不下荆轲,行刺失败,董卓怀疑他时他又临机应变说是来献宝刀,骗过董卓后星夜飞离京城。这一些不都说明他有勇有谋吗? 

    我相信倘若曹操生在治世必定是个不可多得的能臣。然而当时的乱世注定他必须背负起“汉贼”的骂名来收拾分崩离析的汉家天下。汉朝的气数已尽,朋党、外戚、宦官争权夺势使它走向衰败。这时必须有一个强有力的人出来撑住局面。孙权不行,他坐领江东六郡八十一州,历得四世已属侥幸;刘备也不行,靠得前朝“皇叔”之名,以“仁义”面具收罗诸葛、关张赵云,占据荆州蜀中富饶之地,却终是“生儿不象贤”,刘禅宠信宦官,难脱前朝柽梏。事实证明只有曹操建立的魏国具有统一天下的能力。“汉贼”“乱臣”的骂名只是用来套住对前朝愚忠的愚民的缰索。识得时务的人,谁说曹操不是英雄? 

    “破黄巾,灭袁绍,平袁术,诛吕布,败张鲁,收刘表。挟大子以令诸侯”,这一切无不表现出曹操杰出的军事才能和高超的政治手腕。“酾酒临江,横槊赋诗”,高唱“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更是表现出他广阔的胸襟和浪漫的情怀。 

    以当今全面发展的观点看,纵观整部《三国演义》,哪个人及得上曹操这样军事、政治、勇气、谋略、才气集于一身呢?诸葛也比不上,他没有狠辣的手段,所以会有宦官黄皓坏计;没有豪迈的诗情,所以要借吟前人《梁甫吟》抒志;没有严刻的惩罚制度,让李严延误的军粮阻断了伐魏的征途。 

    曹操是一个强人,有巧取豪夺的能力,横冲直闯的勇气,抑强扶弱的智慧。他的产生既是个人际遇,也是历史的必然选择。 

曹公,生而不能与之交游,真人生一大憾也!

                      选自《高考满分作文》

哲思睿语

夫英雄者,胸怀大志,腹有良谋,有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者也。

——曹操

 

 

附;备用文章

感谢曹操

杨汉光

  赤壁一场大火,烧尽曹操的战船。兵败如山倒,曹操带着残兵败将向北逃去。诸葛亮指挥兵马,对曹军拦追堵截,刘备也在旁边出谋划策。

  刘备对着地图琢磨一番后,觉得曹操最有可能走华容道,就提醒诸葛亮一定要派得力大将去那里拦截。诸葛亮摇着羽扇说:“主公放心,我自有安排。”

  诸葛亮决定派关云长去华容道拦截曹操,刘备一听就急了:“军师,云长去不合适啊!

  诸葛亮问,关将军武艺盖世,为什么不合适?刘备忧心忡忡地说:“云长虽然武艺盖世,可曹操有恩于他,云长又是个最重情义的人,我担心他心软,会放走曹操。”

  刘备劝诸葛亮改派张飞去守华容道,保证曹操插翅难逃。诸葛亮却说,云长已经立下军令状,用脑袋担保绝不放走曹操,不会有事的。

  事情果然像刘备预料的那样,曹操真的走华容道,关云长也真的放走了曹操。按照军法,关云长应该斩首,刘备赶紧替云长说情,保住他的性命。关云长的命是保住了,刘备却气得吃不下饭,既恨云长放走曹操,又怨诸葛亮不听他的劝告。

  听说主公连饭都吃不下,诸葛亮赶紧去安慰他,请他不要为一个曹操伤了身体。刘备长叹说:“唉,要是你听我一句话,改派翼德去守华容道,曹操必死无疑。”

  诸葛亮问:“主公怎么那么希望曹操死?”

  刘备沉下脸说:“我的夫人死在曹操的手下,儿子也被他逼得差点丢了性命,曹贼和我有不共戴天之仇。”

  诸葛亮问:“杀死曹操,对我们有什么好处呢?”

  刘备不假思索地说:“报仇雪恨,怎能没有好处?”

  诸葛亮郑重地说:“报仇雪恨确实痛快,可曹操一旦被杀死,我们的死期也快到了!

  刘备惊讶不已:“杀死曹贼能有什么祸害?”

  诸葛亮分析说:“如果我们杀了曹操,北方将陷入纷争,这将大大助长孙权的野心。孙权如果想称霸天下,第一个要灭的就是我们啊!所以杀曹操,就是杀我们自己。我们现在把曹操放回北方去,给孙权留着这个劲敌,那孙权就不得不继续跟我们联合,共同对付曹操。曹操生,我们则生啊!

  刘备茅塞顿开:“军师,你看得真远啊!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

  诸葛亮说:“向孙权借块地安身。”

  刘备问:“孙权是个小气鬼,他会借吗?”

  诸葛亮胸有成竹地说:“曹操还活着,他会借的。”

  果然,刘备很快就向孙权借到了荆州,第一次有了立足之地。看着荆州肥沃的土地,刘备感慨万千:“曹孟德,我真该谢谢你啊!”

                     ——选自《闽南风》

【点评】

这是一篇想象丰富的小小说。作者巧妙地从《三国演义》中取材,运用虚实结合的手法,主要通过对话描写,将放走曹操的原因全部道出,极力刻画出了诸葛亮这位具有政治家的胸怀和军事家的远见卓识的奇才形象。

小说的情节虽然简单、平淡,但平中见奇。作者通过大量的想象与联想,将一些鲜为人知的情节贯穿其中,能吸引读者,感染读者。

小说用刘备这一人物来映衬诸葛亮,使诸葛亮这一“神人”形象,显得更加高大。文章的结尾,通过刘备之口巧妙点题,构思新颖别致,发人深省,耐人寻味。

河北省献县一中燕金城062250 15226646889

 

阅读( ) | 评论( 0 )
前一篇:元旦抒怀
后一篇:生命之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