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开通
博客名称 :
博客昵称 :
自我介绍 :100字以内

信息标题
没有提示信息
用户登录
登录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Cookie :

页面设置

正文

为什么法国高考:文理都考哲学?

2012-10-28 23:10:28
分类:教育视点

为什么法国高考 文理都考哲学?

   每个社会都有精英教育。但很难找到像法国那样,把哲学当做精英教育核心的国家。鉴别是否具备接受精英教育资格,看的是你的哲学能力;衡量教育成就高度,看的也是你的哲学本事。

  一直到今天,法国的大学入学考试,不管文科、理科和经济社会科,仍然都必须考哲学(每科3题,任选其一)。2012年的题目包括:“所有信仰都与理性相悖吗?”“工作,仅仅就是为了做个有用的人吗?”“评点卢梭《爱弥尔》中关于‘教育’的一段论述。”

  这样的题目,我们看得瞠目结舌,然而比起萨特那个时代,却又已经不晓得简单多少倍了。在法国,答不出这样的问题,是挤不进精英行列的。

  萨特是精英中的精英,他考的是那个时代(现在也还是)法国最顶尖的大学——巴黎高等师范学校。他是他们那一届的榜首,这意味着他拥有最强悍、最敏锐的哲学思辨心灵。

  每个社会、每个时代,总有一些接受精英教育的人,会产生反抗精英教育价值的态度,提出质疑精英教育意义的主张。正因为他们自己是精英教育的受惠者,他们提出的批判、质疑也就格外引人注目。和萨特名字密切连接在一起的,是“存在主义”。“存在主义”尖锐地点出传统哲学最严重的问题——努力解释生命,寻索生命背后的抽象原理原则,却对于解决人活着的实质困扰,无能为力。萨特及其他存在主义者主张重新建立一套不一样的哲学,一套有关如何“诚实”活着的哲学。

  从萨特身上,我们能看到法国人的精英教育方式,接受哲学挑战长大的青年,和缺乏哲学思辨能力的青年,应该会非常不一样吧!高考不考哲学,你是若有憾焉,还是会暗自庆幸呢?

 

法国高考题:开放性思维值得借鉴

6月19日,学者许纪霖发表微博称:“据我在法国留学的博士生透露,今天是法国“高考”(BAC)的第一天,考试内容为“哲学”,总共4个小时,就一特定题目撰写论文。我现在才知道,为什么法国有这么多的哲学家,而中国只能盛产应试者了。”此条微博引发大量网友热议,截至发稿已被转发11690次。(和讯网6月20日)

据悉,哲学类题目分为文科卷、理科卷、经济社会科卷等。【题目节选】文科卷:1、人们通过劳动获得了什么?2、所有的信仰都是与理性相悖吗?理科卷:1、我们是否有追求真理的义务?2、没有国家我们是否会更自由?经济社会科卷:1、是否存在与生俱来的欲望?2、工作仅仅是为了有用吗?网友们评论说:“独立的思想就是这样培养的!”“我们的教育缺得太多!”

很多网友认为,法国高考值得我国借鉴,他们主张发散性思维,比死记硬背的“填鸭式”教育强太多。

@傲虎出山:我感觉这些题目与我国高考作文题或者有关文科考题没有什么区别,怎么就是开放性考题呢?有的人还由此引申说我国高考只能培养应试人才。我看没有那么玄乎。我倒是认为他们这些考题与社会生活比较接近,题目很有意思,这是值得我们借鉴的。

@漫漫求索兮:这样的考题就是告诉我们:1、考题应该没有标准答案;2、人首先应该会思考,不然纵然读到博士也没用。

@扬州年糕:考得是独立思考的能力,自己的见解,比我们死记硬背的考试有意义多了!

但也有网友认为,“题目不错,但这种开放性主观题在不同阅卷老师那里可能得分不一样,未必比客观题公平!”

为你自己争自由 就是为国家争自由

一年一度的高考总会牵动社会神经,引发许多事件和话题。对于这场天下第一考,历年来的反思和建言可谓汗牛充栋。在教育资源有限的情况下,考试制度过去有、现在有,将来也不会消失,这也是考试虽有各种弊端,但古今中外皆以其为主要的选拔人才机制的原因,亦因此多数国家也都有自己的“高考”。

大家的区别不在于是否有考试,而在于考试内容和制度本身的公平、完善与科学。

以高考作文题目为例,我们见惯了中国式的题目,远者如“我生活在幸福的年代里”、“大跃进中激动人心的一幕”、“给越南人民的一封信”,政治挂帅,与时俱进;近者如“水的灵动,山的沉稳”、“人生,诗意还是失意”、“梯子不用时横着放”这样的心灵鸡汤乃至用意不清的题目。

相较之下,再看看近来媒体披露的其他国家的高考作文题——“对于真理(相)的追求是否可能没有利害关系?”(法国);“哲学只是提问而并不回答,为什么学习它?”(英国);“‘如果我们不满意环境,就设法改变它,但是,从我们的角度来说,最重要的改变很少发生,这就是说,我们不必为改善身边的环境焦虑,而是应该考虑改变自我,使之更适合环境。’改变自己的态度比改变环境更有利吗?”(美国);“关于一国文化,要给对那国毫无了解的人说明的时候,如何让对方能够充分明白你在说什么?同时不花点儿心思对方就不能明白的困难点在何处?举例说明。”(日本)

不难看出,欧美日高考作文题的思辩性、哲学性、批判性、开放性、现实关怀、视野之开阔和对基本价值问题的关注,与国内高考题“与时俱进”、“思想健康”的泛政治化指向,以及文艺腔、过度专业化毛病,趣旨形同宵壤。

难怪北师大文学院教授张柠评价中国高考作文时称:“学生进入大学后,我们的第一项工作,就是让他们忘掉高考作文的写法,从零开始,重新对自己的生活经验和人生思考进行阐释和表达。”在西方国家普遍都已在独立思考的基础上进行创新的时候,我们的大学不得不肩负起重新培养思考能力的重任。

在今年青年领袖专辑的开篇谈高考作文这样一个话题,是因为我们发现榜单上的入选者,从个人经历来看,多经历过生活的重大转折,或者对价值观隐忍地坚持,而当事人的选择,多是遵从内心的呼召而无视甚或抵抗惯性、习俗、权威、“多数意见”、时尚喧嚣的结果。

比如作家阿乙的违抗父命,弃警从文,再如孙春龙从传媒人向公益人身份的转变,又如演员赵涛对人文电影的坚持……许多入选者在面对“同龄人最大问题是什么”这一问时,给出了“失去自我”、“浮躁”、“急功近利”、“老得很快,暮气”这样的答案。

正如苏格拉底所说,未经检视的生活,不值一过。正是思考力和独立精神,决定了生活与工作的境界,和我们内心对自身的认可度。值得说明的是,这种境界和自我认同,与财富或权力等外在指标无关。

毫无疑问,这种独立思考的能力,在一个尊重个性与人权的环境里,更可能是一种普遍的国民精神气象,而在一个压抑的环境里,则更可能是少数倔强者的专利,由此,也决定了一个国家和社会整体的创造力与活力。教育思想无疑要首当其冲地负责,这就是我们比较中外高考作文题的原因。

“你就像走在大雨中。所有的东西都在试图绑架你,让你成为它的囚徒,听它的话。自立是这个时代最宝贵的品质之一。”作家阿乙说。

 

阅读( ) | 评论(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