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开通
博客名称 :
博客昵称 :
自我介绍 :100字以内

信息标题
没有提示信息
用户登录
登录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Cookie :

页面设置

正文

给孩子一个独立的空间让孩子心灵强大

2013-04-09 16:04:01
分类:

       有一道著名的选择题:如果母亲和老婆同时落水,你是先救母亲还是先救老婆?

  不管你先救谁,都会吃不了兜着走!

  它的难于回答之处在于,每个被问的男人,同时都兼具两种角色——儿子和丈夫,而在一个特定的情境中,这两种角色所代表的根本利益发生了激烈冲突,你必须维护一方而放弃另一方。任何人都会难以抉择!

  生活中这样的冲突是很多的,所以很多人会焦头烂额。

  能不能跳出这个坑呢?母亲和老婆,最好不要同时落水。即使同时落水,最好有两个男人在场,这样,各救各的老婆,两个男人都成了英雄,两个女人都很幸福。

  很多时候,类似难题之所以出现,是因为女人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母亲应该和老伴在一起,而不是和儿媳争夺儿子的爱。之所以到儿子成年之后,母亲还不能退出儿子的生活,往往因为在儿子年幼的时候,母亲将过多的心血倾注在孩子身上,忽略了自己的存在,也忽略了夫妻间的关系,这不仅对自己的家庭有害,对自己的人生有害,对孩子的将来也是隐患。付出越多,要求的回报也就越多,孩子就越难做人。
  我们这些已经成年的人都有感受,很多时候,父母将自己的生活安排好,就是对儿女最大的支持。同样的情况,最终也会落到我们和孩子之间。作为父母,自己的成长和强健,自己身心的安顿,也是孩子幸福的前提。

  其实,女人要明白,当你落水的时候,真正最应该救你、也最可能救起你来的,不是别人,是你的丈夫。在你的人生中,真正能够陪伴你一直到老的,不是别人,是你的丈夫。人生中最重要的关系不是亲子关系,而是夫妻关系,对孩子过多的付出,不仅是对自己和伴侣不公,对孩子来说,也是一种负担。

  这一点,我从自己身上感受很深。

  鲁鲁去上初中后,寄宿,周末才回家。他爸正好也辞职在家,我们一度非常难受。儿子一走,家里好像空荡荡的,那段时间,回忆儿子成了我们俩最主要的话题,无论什么事都会联想到他,经常弄得泪眼相对,很惨。 

  但不久就慢慢适应了。没有儿子的日子,我们开车出去玩,拍点照片。回来自己做两个好吃的菜,喝点小酒。晚上出去散散步,想走多远走多远,再也不担心儿子在家没人照顾。还认识了一帮踢毽的朋友,每天聚在一起玩上一两个小时。一段时间下来,瘦了好几斤。更重要的是,老夫老妻之间,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温馨,一起做饭,一起游玩,一起讨论各种事情,一起接送儿子,为儿子的回家做各种准备……孩子的离开,让我们真正有了相依为命的感觉。

  孩子迟早是要飞的,迟早会去建立他自己的人生,留给我们的,还是夫妻两人的世界。

  当我有了这种感觉的时候,对教育的问题也突然有了前所未有的洒脱。孩子是一个独立的人,他应该有更多自己的空间。

  其实,当我们真正这样想、这样做时,孩子并不会因为我们的松手而堕落,反而会飞得更高,在精神上更加强健而丰富。因为他是一个自主的人,他是在为自己奋斗,为自己负责,而不是为父母。我们所感觉到的温馨,同样也会传递给他,家庭的和谐让他在心理上更加阳光,这也是一种动力。

  这个周末,鲁鲁写了篇作文,标题就是《 进入初中,我不再依赖父母 》。读着他的作文,心里很感动,当我们在思考我们和他的关系时,他也在思考他和我们的关系。所幸的是,我们的思考,方向是一致的。我相信,在并不遥远的将来,我的儿子,至少有一点,他不会陷于救母亲还是救老婆的困境,他将有着更加自由的心灵。

  附:鲁鲁的作文

  进入初中,我不再依赖父母

  进入初中快半年了,在初中生活中,我有了很大的变化,其中最大的一点就是我不再去依赖父母了。

  刚进入初中时,我对不依赖父母的理解是自己在寄宿制的学校里,父母都不在身边,就算是想依赖,也依赖不了。

  记得刚开学没多久,有一次,我睡完午觉起床,发现床单上有一些血渍,原来是手破了流血弄到床单上的,没办法,在学校里又没人能帮你,只能自己解决。于是我一边抱怨自己倒霉,一边拿出备用的床单,花了20分钟时间,终于把床单铺好了。这时,我才意识到宿舍里已空无一人,去看了看别的宿舍,也没有人。我狂奔到教室,上课已经10分钟了,老师让我罚站。

  下课后,我不停地抱怨自己今天多么地倒霉,多么地点儿背,还时不时地说一句要是爸妈在多好啊,两三分钟就搞定,也不至于被老师罚站。现在想起当时的举动,觉得自己太愚蠢了,明明是自己做出的事,自己做出的选择,所有的决定都是自己做出的,那为什么不能自己承担后果呢?抱怨有什么用!

  现在对不依赖父母的理解是,既然自己在学校里生活,要培养的就是自己的能力,自己的事自己做,如果还什么事都依赖父母,那么这场游戏就没有意思了。

  在上上周三,我发了一次烧,早上一起床就感觉头疼,之后去洗了一把脸,感觉稍微好了点,但是还是有些头疼。上午上课时一直想睡觉,但还是艰难地熬过去了。午饭后,回到宿舍,上床没过五分钟就睡着了,一直睡到打起床铃,起床后感觉精神好多了,头疼也没有了。后来才想起,自己没有靠别人,只是吃了一包感冒清热颗粒和自己身体的调节。我个人认为,这样做是要比打电话回家再去医院折腾一大圈好。这一次我也是用自己的力量战胜了困难,但是与前一次不同,我感觉很快乐。 

  为什么两次都是自己的力量去战胜困难,而前后的心情却不一样?第一次是抱怨,而第二次是快乐?我认为应该是你对一件事物的看法以及态度。

  就像我之前说的,人生好比一场游戏,你可能会需要别人的帮助、合作,但是所有的成功都应该是经过你自己的手创制出来的。成功靠自己,这好比就是游戏中一条最重要的规则,如果你是通过违反规则获得了最后的胜利,这场游戏还有什么意义?胜了也不会高兴!

  2008年12月21日

  (二)让孩子自己做主

       不看孩子的日记,不查他的聊天记录,不偷听电话等等,这些方面对孩子的尊重我们可能会注意到,但在一些小事上尊重孩子,譬如不随便动孩子的东西,这反而容易犯。

  因为你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妥,反而觉得是为了他好,辛辛苦苦帮他收拾,什么烂东西,该扔就扔了,殊不知,你所认为的烂东西,或许正是他的宝贝,你认为这样摆放更美观整齐,他却感到极不方便,而且他那样放置,就是他的意志的体现,你去移动,恰恰是对他的意志的忽视和伤害。
  我们不光是在学习上给孩子压力,有时连生活习惯上的要求,如果过于严苛,也让孩子不堪重负。譬如,要求房间整洁,遵守作息时间等等,这些原本正确的事情,如果过于严格,完全没有弹性,也会令人窒息。

  我在年轻时有一段单身时期,屋子并不是每天整理,到特别忙的时候,回家倒头就睡,早晨起床就走,连被子都不叠。有一次同事小岳跟我回家取东西,从没到过我家的她,一进门就指着长沙发的一角说:“你平时肯定坐在那里!”我很惊讶她怎么知道,她说,因为只有那一角没有灰。搞得我相当尴尬。可见我那时的散漫到了什么程度。

  但过了那个阶段,工作有所缓解,社交也多了,家里人气也旺了,这时候没有人监督我,我也会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有时兴致来了,还会买一些饰品,尽量弄出些情调来。


  试想在那个忙乱的阶段,每天累得要死,回家还有人逼着你收拾房间,责怪你这里脏了那里乱了,我恐怕只有疯掉。幸好那时是单身,不需要为谁负责。

  后来有了家,在整洁的问题上不得不认真一点,但也有一块角落永远是凌乱的,那就是我的书房。偌大的家里,我最爱的就是这个阳台上的书房,它既是家的一部分,与亲人们相连,又只属于我,给我专有的宁静和自由。

  大多数时候,我坐在自己的电脑前,沉浸于精神的世界,所以并不在乎阳台的狭小,甚至因为没有多余的空间需要照料而更加自在。我也不在乎阳台的凌乱,头顶晾晒的衣服,正好给它增加湿度。北京的气候是相当干燥的,有了这些衣服,阳台上的花草似乎都更滋润了。桌上、窗台上总是随处摆放着书、本子、相机、小纸片等等,都是我随时需要的,在顺手的地方,我从来不许别人随便去动。

  坐得累了,就站起身来活动活动。打开窗到处张望,会望到许多有意思的东西,电脑里因此就多了一个文件夹“阳台上的风景”,都是随手拿过相机拍摄的。有雪后一个清洁工在扫地;有一辆停在院里的小车自燃,消防队赶来救火;有一队送葬的人抬着纸驴纸马吹吹打打;有餐馆的服务员在马路边做操;雨后,天上有一朵特别白的云;群山、晚霞、月亮……那个月亮拍得不太成功,肉眼从窗口望出去时,一轮巨大的月亮光洁无比地悬挂在布满繁星的天空,那样的令人感动,但是拍下来却只是一个光斑,印在一块黑乎乎的天幕上。不得不遗憾地承认,真实世界的美感我们无法表达。
  阳台给我如此的幸福,在这个不足五平方米的小小空间,我每天有超过十个小时的时间在这里度过,从来没有厌倦。人其实真的不需要太多。世界再大,只要有一个小小的角落,完完全全属于你,就够了。

  每个人都需要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空间,自由是人内心最深沉的渴望,如果在你自己的家里,一个小小的角落,你都不能随意摆布,那你的心真是无处搁置了。

  所以,儿子的房间,他的书桌,他的抽屉,他的窗台,他的墙壁,他那些乱七八糟的、属于一个十来岁男生所拥有的各种玩意儿,乱也好,脏也罢,在他的房间里,就是他自己的事,我不会去替他整理,也不会责怪它太乱。我只不过会提醒他收拾一下,而即使我不提醒,实在乱得不成样子的时候,他自己也会发现确实该收拾了。但是某些地方,譬如客厅、饭厅,他爸会管得比较严格,因为这是家庭的公共空间,就不仅是个人的事了。“自由”和“规矩”总是相互制约着,有一个合适的度就好。


  他的地盘,就让他自己做主吧!如果你一方面希望他在生活中是自信的,自主的,一方面却在家庭生活中剥夺他自主的权利,那他的独立性又如何能够健康地发展起来呢?将来你又有什么理由去批评他的依赖,指责他太软弱?

  人与人之间的尊重都是相互的,你尊重他( 其中就包括了他本人、他的空间、他的物品、他的朋友等等 ),也是让他学会尊重你,尊重别人。我们可以指导、提醒,却不可替代,不可强迫,自尊是自主的基础,被尊重、被信赖的,才有人格上的自信和强大。

  (三)让孩子选择自己的好朋友

       对父母过于依恋,过于亲密的孩子,其实是有问题的。

  父母总是希望能做孩子的朋友,一旦有那样的亲密关系也会引以为荣,但事实上,这却从反面说明孩子根本就没有朋友,两代人关系再亲密,也无法取代同龄人间的友情,血缘之爱和社会成员间的友情不是一个范畴。 

  其实,孩子结交朋友的过程,就是在认识自己、认识社会。认识一个朋友,就是打开一道门,通向更广的世界。老话说“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这种“靠”并非只是相互帮忙,而是社会之网上的一个又一个节点,形成一种完整的社会关系,不仅在完成现实的事情上帮助你,还在精神上形成一种支撑。

  没有朋友的危害,除了心理上的孤独,压力无法释放外,还会造成他没有足够的经验来处理复杂的人际关系,为他将来的社会生活留下隐患。

  我上大学时十六七岁,有一次和同学L闹矛盾,几天不说话,其实两人都有心和好,但谁都不愿先开口。我们俩一直是最好的朋友,每天都在一起散步,经常买了一包瓜子、花生,边走边吃边聊,好像有说不完的话。不说话的那几天,心情极其郁闷,和其他人说话也觉得没劲,平时见面也都避开。而一回寝室,必须面对面时,心里很难受。
  我们的失和成了寝室的一件大事,大家都来撮合,但越是被人关注,就越是迈不出那一步,谁都不愿先开口。一直僵持了好几天。有一天,大家在寝室里谈论某个问题,谈到兴头上,我们都参与了,突然,在我说完一句话后,她补充了一句,我又接了一句,不知不觉我们就对上话了,本来是很自然的,但不知是谁欢呼了一声:“说话了!说话了!”我不知怎的,鼻子一酸,喉头哽咽,再一抬头,看见她在上铺哭了。那真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现在想来,少女时期那种同学间的友谊的确是非常亲密而纯洁的。关系好的朋友在一起,就有一种愉悦感,任何小事都可以说上半天,而且总会把最深的秘密拿出来分享,而青春的秘密,不外乎友谊和爱情,朋友之间发生的事情,以及对于异性的感受,这些是永远的话题。

  但男孩似乎不同,他们并不说很多话,而是通过活动,在一起打球、玩游戏等等,来实现彼此的联系。女生之间成天有那么多话说,在他们看来简直是无聊。男孩子对于内心的探究可能晚一些,也不太爱表达,就像《 北国之春 》里唱的:“家兄酷似老父亲,一对沉默寡言人,可曾闲来常沽酒,偶尔相对饮几盅?”这就是男人之间的情形。即使是非常开朗的男人,也不太爱和同性深谈内心的东西,但即使不深谈,那种和谐的相处,也令人温暖踏实。

  无论男女,假如没有朋友,形单影只,不仅意味着缺乏帮助,而且意味着无法和人分享人生的体验,这会引发很多心理问题,所以,没有朋友的人是危险的。

  很多父母以为让孩子吃好、穿好、学习好,满足孩子的所有要求,就什么都好了。还能怎样呢,把一切能给的都给你了,还能怎样?但事实上,有一个东西是父母所无法给予的,那就是朋友。

  孩子的朋友只能他自己去结交,我们认为优秀的孩子,值得他交往的孩子,他却并不一定喜欢,我们认为不怎么样的孩子,却偏偏黏在一起,分都分不开。其实,我们拿自己年轻时候的恋爱来看,就很好理解了,你为什么喜欢这个人而不是那个人,往往并不是由门当户对来决定的,也不是各种条件的优化组合。朋友的形成也是如此。

  朋友,在孩子的生活中占据了重要地位,有时候,他对朋友在乎的程度可能超过了父母,这和有没有孝心是两个概念。孩子成长的过程也是一个社会化的过程,朋友就是社会化的标志之一。没有朋友的人是孤独的,也是失败的,张楚那句歌词“孤独的人是可耻的”,不仅适用于恋爱的季节,也适用于成长的各个时期。 

  要尊重孩子的偶像,善待孩子的朋友,这是你尊重孩子的表现。要关心孩子在他那个圈子中的人际关系,他已经是一个社会人,他交往的对象不仅是父母和老师,他有自己的圈子,他对同伴的评价非常看重。孩子的偶像,你可以不崇拜,他的朋友,你也可以不喜欢,但都不要去嘲讽,去贬低。厚道一些,善良一些,孩子心里是有数的,你对他的朋友好,就是给他面子,他会心存感激,也会从中学到一种态度,有助于他在未来的社会生活中建立良好的人际关系。

  (四)孩子有办法解决自己的事

       天冷了,问鲁鲁在学校是如何洗脚的,这才知道,并不是用洗脚盆端水到寝室去洗,那样耽误时间,还会把寝室弄湿;也不是在盥洗间接水浇到脚上洗,更不是到洗澡间去冲洗,而是你想都想不到的,就在盥洗台旁边,接一盆热水,站进去,一边刷牙洗脸,一边就把脚洗了。 

  站着洗脚!你想象一下,热热闹闹的盥洗间,一排一排的男生,都站在盆子里,真是很好玩!

  孩子们有办法解决自己的事。

  想起鲁鲁刚去学校的时候,我教他毛巾怎么放,眼镜怎么放,衣柜怎么收拾——其实都是多余!从没有一个家长教孩子在地上叠被子,但他们学校几乎每个孩子都在地上叠过被子,因为不那样,就不可能在规定的时间内叠出标准的豆腐块。现在鲁鲁终于探索出了在床上制造“豆腐块”的方法,他的被子也终于可以从地上解放出来。

  鲁鲁他们刚去学校时,论坛里有些家长说,孩子不习惯,哭着不愿去学校了。

  其实,学校的条件够好了,鲁鲁的一个小伙伴,考到另外一所重点校,也是寄宿,学校连澡堂都没有,再热的天,也最多只能擦把汗,忍到周末回家再洗。人家还不是过来了! 

  其实,不说古人,不说艰苦地区,就仅仅是二十年前,哪怕身在大城市,我们谁又是天天洗澡的呢?人的适应性强得很,没有解决不了的事,关键在心态。

  说到洗澡,我曾经很担心,儿子从来没在公共澡堂洗过澡,怕他搞得一塌糊涂,甚至就眼镜应该怎么放的问题,我就唠叨了半天。其实,没有什么可担忧的,一切都自有办法解决。鲁鲁说,他第一天没有洗澡,不仅是他没洗,寝室里的人都没洗,因为看见那么多人,不习惯,有点紧张。第二天就去洗了,什么也没发生。后来就天天洗了。至于眼镜怎么放,鲁鲁说他是把脸盆端到换衣间,将衣服、眼镜、毛巾、香皂等等,都放在盆里,这不就解决了!

  我们还是太低估孩子了。

  其实我们小时候都是到单位浴室去洗澡,都是很多人挤在一起洗的,没有谁会因为人多拥挤而不知所措。现在的孩子也一样,鲁鲁他们也很快找到了捷径,或者是几个熟悉的同学合用一个水龙头,打肥皂的打肥皂,冲水的冲水,各得其所;或者是打时间差,要么一下晚自习就飞奔回寝室,争取最先到浴室占个龙头,要么压后,到熄灯之前别人都洗得差不多时再去洗。总之,最后大家都有办法洗好。 

  寝室里的内务整理也是一样。刚开始一周,鲁鲁一个人拖了三天地,因为别的同学还没有习惯做值日,早上时间紧,动作快的做完自己的内务一溜烟就跑了,作为宿舍长的鲁鲁,只好把寝室的卫生承担起来。但是经过一周的适应,孩子们也很快找到了自己的办法,既有值日安排,又并非绝对照章执行,如果谁多做了一次,下次少做的那个人就要补上。

  有一周,寝室里一个同学生病没来,吃饭的时候,他们那桌就多出来一份水果,但其他同学并没有哄抢,而是轮流享用,自动形成了秩序。

  生活是最好的老师,孩子的适应性是非常强的,就像野草,即使没有人种,没有人收,也会蓬勃地生长起来。
 

阅读( ) | 评论( 0 )
前一篇:没有了!
后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