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开通
博客名称 :
博客昵称 :
自我介绍 :100字以内

信息标题
没有提示信息
用户登录
登录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Cookie :

页面设置

正文

专注于自己的课程

2013-04-09 16:04:59
分类:
 201112月,我随区教育考察团考察芬兰赫尔基辛英语学校。校长告诉我们,他从不听老师的课,老师们也没有公开课这个概念。校长所要做的,就是召集类似于学术委员会的组织,每年年初对教师申报的个性化课程进行认真的评审。

     201211月,我去台湾参加一个学术活动。当地的老师和校长都提到,在台湾,公开教学研讨的氛围并不浓厚,校长也不轻易进入老师的课堂听课。校长最关心的,是老师给孩子们开设了怎样的个性化课程。

     2012年——2013年,艾斯奎斯·雷夫——这个被誉为“教育圣徒”的全美最佳教师,多次应邀访华。雷夫在访谈中屡屡提及,美国没有公开课。他就守着自己的教室,默默耕耘,创造了美国教育史上的一个又一个奇迹。他的第56号教室和莎士比亚戏剧课程,更是成为了文化现象。

反观当下的中国教育界,观摩公开课已经成为了一桩盛事。讲课者你方唱罢我登场;老师们则翘首企盼趋之若鹜。学校日常教研活动中,比较固定的模式是:请几位老师上几节课,然后大家讨论讨论,教研组长或者某位专家再点评几句。后续呢,则不了了之。
细细比照,我们不难发现当前国内一线教师专注的目光,大多停留在怎么把一节课上得漂亮上;而上文述及三个不同的国家和地区的老师们,则早已把目光聚焦在了自己的课程上。
其实,中国传统语文教育的诸多先行者,也是很重视课程建设的。他们绝不把上好公开课当做毕生的追求,而是专注于个性化课程建设,用课程滋养一代代学生。也许,他们终其一生,都无法在公开课舞台上熠熠闪光,却教出了很出色的学生。
著名学者金克木先生在《国文教员》一文中,回忆私塾先生——
他的教法很简单,不逐字逐句讲解,认为学生能自己懂的都不讲,只提问,试试懂不懂。……教科书可以不背,油印课文非背不可。文长,还没轮流完就下课。文短,背得好,背完了,一堂课还有时间,他就发挥几句,或短或长,仿佛随意谈话。一听摇铃,不论讲完话没有,立即下课。”
     这位国文教员的做法,有这么几点值得关注。一是自编教材供学生学习;二是让学生大量背诵名篇;三是适度精当的讲解。他的课,绝不像当下的公开课那样“养眼”,但“养人”——培养出了像金克木那样的大师级人物。

无论是金克木先生的国文教员,还是前文述及的芬兰、美国、台湾等地的老师,他们的共性,在于专注学生的成长,专注自己的课程——当然,这里所指“自己的课程”,是指教好基础课程的前提下的自主开发课程。
也许他们无法将课讲得很漂亮,但凭借自身对语文的热爱,以课程的方式,将博大的文化,美丽的文字,整体地传承给学生。
这样的老师,没有把大量的时间花在研究一节课上,而是在认真执行国家课程的前提下,埋首于个性化课程建设,努力将他们的才情、兴趣、爱好,融合在自己开发的富有生命气息的“师本课程”中。他们的举手投足,就是课程资源自然而恣意的流淌。
这样的老师,也许上不出精彩的语文课,但他们的课程却是精彩的。精彩的语文课程,不是完美的教科书,不是漂亮的课堂,而是教师本身。
专注于学生的成长,专注于自己的课程,从少一些克隆公开课的一招一式开始,多思考自己有哪些优势,可以开发怎样的课程,你的孩子们可以从你的课程中获得怎样的教益。
所幸,这样专注于自己课程的老师,已经在中国大地上逐渐多起来。山东常丽华的“小蚂蚁教室”,山东韩兴娥的“海量阅读”,深圳李祖文的“阅读教室” ,浙江刘发建的“经典浸泡童年”,江苏刘敏威的“小红楼课程”……这些老师,共同的特点,就是心无旁骛,高度专注于自己的课程。
也许,语文教育未来的希望,就在这样的老师身上。

 

阅读( ) | 评论( 0 )
前一篇:没有了!
后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