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英才苑教育科技>>文章中心>>美文欣赏>>正文

生命如风

作者:佚名来源:转载更新时间:2013年07月26日浏览次数: 查看评论缩小字体放大

 风起于青萍之末,舞于松柏之下。——题记生命如风。

 好一个隽永的比喻。人们曾无数次为生命寻一个比喻,可都不如风来的贴切。因为如风的生命必有如风的心境。如风的心境,或坚毅,或隐忍,或飘逸,或豁达,总是如风一般清逸爽朗。——我相信美丽的心总是有风的骨血的。苏轼,这个如风的男子。他又一颗如风一般的灵动的心。风是过往人间的精灵,不会去承载世俗的沉重。但为何世俗的枷锁却非要禁锢风的精魂?!黄州诗案后,这个如风的文人开始像无风可御的枯叶一般坠落。游走,游走,城市接着城市。苏轼的心,沉在风之底。看江上至清风,览山间之明月,间或做一个神鹤翔舞的梦。风呢?只有独处时才会偶尔造访。清风徐来,水波不兴,没有触动他的心底。在那最黑暗的谷底,一阵风终于从遥远的心底青萍之末,蹁跹而来,如此恰当的拨动了他的心弦。弦响心动。这不是柔柔拨动,而是如斯的强烈,是如同裂帛般的四弦一声啊!弦断帛裂。王者的雄风如长虹锐利贯通尘封的心房。豁然,释然,顿悟。他重整旗鼓。从此,逍遥红尘,寄情山水,如新生一般,再从那青萍之末,凌波微步,罗袜生尘的翩跹而来。心如风,神如风,自然如风一般生活。乘风而来,又御风而去,只留下不朽诗篇,仍在新的舞台上熠熠生辉。苏轼乘着心而舞,又乘着心风而逝。转眼千年,风已舞遍。只有字字珠玑的文采风流依然如他的心风一般,在那亘古的舞台上,盘桓,蹁跹,且诉且舞。T形的历史舞台,台上充实而台下空荡。人们乘风来去,留下和带走。过客和主角,群舞和领舞,全部取决于你的心。乘着你心底的风,在那充实却也广阔的心灵舞台上舞动吧!用你生命的精华,舞出最华丽的独白,用你的旋舞扬起一阵可以穿越时空的劲风,让他如刻刀一般在历史的舞台上永远铭刻你的精魂,也让那流转的风翩跹舞动,舞出旷世的华彩——“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等待戈多>>    依旧是那个夏天,骄阳高照。    背景并无不同,依旧打着荒诞剧的名号,但主角变成了我。我把靴子脱下使劲地倒,抓狂地拨弄自己的乱发,盼望着戈多能在头皮屑里面出现。    我不知道戈多是什么,是三头六臂的怪物,还是楚楚动人的女神,或者,是满脸皱纹的祖母。                                                                                                                                  

 干燥的风吹动路旁的树,我的等待被阳光拉成阴影,我心中有某种渴望,像怪物像女神也像祖母一样。    戈多来临。    我知道我的生活已经按照第一天的模式重复了一百次,他们告诉我远远不够,那还凑不足一个学年啊!所以我要继续积攒,直到攒够了三年,换得一次化龙的惊雷。    可是我才不信,我会在中午偷偷跑出来等待戈多,我相信戈多一定会给我来点不同。    戈多上场。    出乎意料,戈多竟然长着周杰伦的头,晃动着某种蛇形的肢体语言,开着保时捷向我靠近。    虽然有点意外,我还是保持镇定,毕竟我所等待已经降临。    你好,我怯怯地说。他用某种含糊不清的口音回答我,你好。  接下来我和戈多共进一次晚餐,在言谈间我发觉他的思想竟是嫁接于另一个人,那个说写作是一种自杀的过程那个想毁灭一切的小资女人———安妮宝贝。  我知道这个戈多令很多人崇拜,可是我的失望却开始蔓延。对不起,我尽量礼貌地说,我还有约会,先走了。它(她、他)啜着卡布其诺的咖啡问我,和谁。我匆匆甩下一句,我去等戈多。然后飞也似的逃离。  后来我又看见戈多,它在演唱会上歌唱,上千万个歌迷摇头晃脑地跟随。我在书店的畅销书架见过它,一群人一动不动地蹲在那里眼睛无神地翻阅。  戈多带来了一种病毒,比SARS严重的是人们并不恐慌,人们聚集在公共场所想被感染一种颓废的眼神和一颗玩世不恭的心。他们用快节奏的说唱瞒骗自己的心灵,用苦味的咖啡麻醉自己的心。
  我疯狂逃离,每一张唱片每一本书。  那是他们演的荒诞剧,没有泪没有笑,有的只是被扔掉的心灵一些微弱的声音,他们以为这样很美。  我继续等待我的戈多,在攒够三年的漫长等待之后,一遇风雨便成龙!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浏览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