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英才苑教育科技>>文章中心>>校园考生>>正文

三胞胎提琴手同上一高校 愁坏乐队指挥(图)

作者:来源:更新时间:2013年09月05日浏览次数: 查看评论缩小字体放大

 

2013年08月28日08:08  四川在线-华西都市报 
三胞胎兄弟交流琴技。
8月27日,在成都电子科技大学学习的三胞胎兄弟。
  三兄弟选不同专业,但酷似的长相让艺术老师“抠破”脑袋
  华西都市报:22日上午,电子科技大学活动中心,该校学生交响乐团的大一新生提前集合训练。3位长得一模一样的小伙子,每人提着一把中提琴走进训练场。他们同样有1米7左右的身高、黑黑的皮肤、卷卷的头发。他们就是今年电子科技大学招收的三胞胎:白冠麟、白亚鹤、白季蛟。
  本周,四川高校将陆续启动高校新生报到工作。22日上午,电子科技大学活动中心,该校学生交响乐团的大一新生提前集合训练。按“95后”新生的话来说:当时见到的一幕真是让“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3位长得一模一样的小伙子,每人提着一把中提琴走进训练场。他们同样有1米7左右的身高、黑黑的皮肤、卷卷的头发。
  乐团指挥、教授张旭抠起了脑壳:以后要咋区分呢?
  这3位就是今年电子科技大学招收的三胞胎:白冠麟、白亚鹤、白季蛟。
  尴尬
  三兄弟选不同专业
  三兄弟言语不多,但介绍自己都不会忘记:我们的名字就是“冠、亚、季”、“海、陆、空”,引得旁人一阵猛醒般地点头。
  1994年12月29日,白冠麟、白亚鹤、白季蛟三兄弟出生在重庆市江津区。6岁时,父母就开始培养他们的兴趣爱好,小提琴成为3人不离不弃的又一个伙伴。高考[微博]头一年,他们开始攻克中提琴,希望这个比较冷门的技艺,能成为高考的“敲门砖”。
  三兄弟不仅文化成绩远超一本线,艺术特长也受到考官的青睐。
  直到现在,测试中的趣闻让老师们还津津乐道:当天,考生们一个个喊号进考室。首先叫到的是白季蛟,他考完出门老师又喊下一号。
  长得一模一样的白亚鹤进来,搞得老师一阵疑问:你怎么又来了?
  小伙子只说:“我不是前面一个”,询问几句才知是胞弟。
  两兄弟也不讲明“我们是三兄弟”,最后老师喊到另一个号时“摸不着头脑”了:这个不太听话的学生怎么又来了?
  辨认学生教授“叫苦”
  如今,三兄弟分别被录取到自动化专业、经济管理复合实验班、微固集成电路设计和集成系统专业。
  “因为从幼儿园到高中我们都是在一个学校,性格也有很多相同,大学就想选择不同的学院,这样能保持相对的独立吧。”老三白季蛟说,因为从小耳濡目染舅舅能变戏法般把家中电器“变废为宝”,于是三人都喜欢上了电子类产品,所以早就相中了电子科技大学。让全家人更高兴的是,电子科大学生艺术团对学生培养非常扎实,还经常有出国交流的机会,“非常满意学校科学与艺术并重的培养模式”。
  这几天在乐团,三兄弟的长相的确把教授张旭难住了。最后,张老师才想到一个办法:老大的眼镜是黑边的,老二是红边的,老三因为度数不是很高却也戴黑边的,建议不要戴眼镜。
  烦恼
  体谅父母先用零花钱
  得知三兄弟同时上大学,旁人都感慨万千:这年头要养好一个娃都难,拉扯三个男孩儿,多不容易呀!要同时给三个孩子生活费,这数目还是很可观。
  平日里,父母对兄弟三个管教严格,体谅父母的他们目前都各自花着压岁钱,“以后不够爸妈再转账吧,我们三个有时谁不够就借用一下。”老三笑着说,虽然大家在旁人面前喜欢沉默,但私下三人还是友好的“小团体”。
  当年,家中降生三胞胎,白家父母也倍感负担沉重,先后到镇上工作、外地做生意,把孩子们留在农村托付给亲戚“吃百家饭”。6岁学小提琴,老师看三兄弟听话、父母辛劳,特别同意“三个人学琴缴一个人的费用”。
  热心人的帮忙和父母的辛苦,让三兄弟很知恩。十余年来,每天中午或晚上的练琴都不会停,小时候三人住一间屋就一起拉,长大了各自在房间练习,有时再合合音。“小时候是父母要求练,初中过了十级,到现在真成了我们的爱好了。”
  分配物资用“抓阄”
  三个兄弟在一起,有方便,也有烦恼。“方便就是从小打乒乓球、打篮球等什么需要合作的活动都不愁没有伴儿,麻烦就是物资特别不容易做好分配。”
  小时候,爸妈给他们买一样款式的衣服,颜色不同,为了选颜色常常用剪刀石头布来决定,或者就抓阄。这样一来,就有人不如意心里不快。
  现在,衣服倒不会由父母统一置办了,都是自己选择,由于身材一样,还可以大家换着穿。
  读书后,家人喜欢用激励的方式来做分配。今年高考前,爸爸本来许诺谁的成绩最好,就把笔记本电脑先给谁用。没想到,老二老三成绩考得一样,搞得爸爸迟迟没有做下决定,“幸而学校要求大一不能带电脑,这事就搁浅了。”
  自立
  兄弟“默认”被认错
  除了“物资分配”的烦恼,被人认错是最寻常不过的了。老二说,高中在不同的班级,常常听到旁人给他说一堆他简直不知道的事情,“肯定是把我认错了”,他也就礼貌地听着别人说、附和着。
  过去常听说,双胞胎、多胞胎可能有心灵感应。三兄弟倒不是特别有感触,“只有一次,我们不在同一个班,却先后接连感冒了”。
  由于长相一样,今年暑期到驾校开车,其中一个老是考不过,有旁人出馊主意:“让你哥代考呀!”好在弟弟本人不同意,“我们不钻这样的空子,况且现在很多都是指纹识别了呢。”
  小学就会做可口饭菜
  白氏三兄弟的父亲是名警察,从小就用反面案例教导他们区分“好与坏”;母亲也时刻督促他们制定学习的近期、中期、长期规划,明确个人的人生目标。
  哥仨性格都较为内敛,初入大学但不愁独立生活,他们的自理能力都比较强,这源于父母对男孩子的管教:不溺爱。
  每年暑期,父母早早就对他们做好了“分工部署”,家里打扫卫生、煮饭、洗衣服、洗碗这些家务活,由哥仨一手包揽。
  今天你煮饭、我就洗衣服、他就洗碗,三人轮流做家务,既减轻父母的压力,也锻炼了生活自理能力。
  “小学那会儿,我做的饭菜还是很好吃的。”鲜少开口的大哥白冠麟说。
  一般人都担心,家中三个男孩,不知道有多调皮,“会不会把屋顶都掀翻?”不过在白家,这不是常事。兄弟仨说,他们性格都挺合得来,也不怎么吵架,兴趣爱好也相似,“基本上不会联合起来‘欺负’或者‘顶撞’爸妈”。(记者:肖笛摄影 朱建国 别琹婧)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浏览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