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开通
博客名称 :
博客昵称 :
自我介绍 :100字以内

信息标题
没有提示信息
用户登录
登录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Cookie :

页面设置

正文

[转] 性心理教育:0-12岁的性心理发展(李子勋)

2013-10-31 14:10:35
分类:

 

 转载自木石觉
 
 
 
      我们来假设有一个普通的家庭,父亲,康可是医药公司的高级白领,英俊、幽默,喜欢一切自然的东西。母亲,俞妮是医院内科医生,甜美,性格温和宁静。他与她在大学相识、相爱,并组成家庭。结婚一年以后,小俞妮诞生了,当父亲小心的从助产士手中接过粉嘟嘟的孩子时,心里涌出极大的柔情。他对女孩子是怎么长大的多少有些神秘感,看着小俞妮在他怀里不哭不闹,偶尔睁睁眼,咂咂嘴的样子,想到他所爱恋的女人俞妮,小时候也许正是如此来到这个世界,他被自己这样的念头愉悦了。俞妮正用那双略显疲惫却异常明亮的眼睛看着他,她说:“是女孩,你看到了吗?”康可说:“我看到了!”。
  新生儿给家里带来欢乐,也带来许许多多烦琐事,料理孩子一般都是母亲来做,父亲会打个下手,拿个纸巾,递个尿不湿什么的。当母亲替婴儿清洗下身的时候,父亲会自然的扭过头,仿佛是君子非礼勿视的样子,其实谁也没有空来关心这个男人心里会怎么想。有空的时候父亲会抱一抱孩子,或者哄着她睡觉,有时也会依依呀呀的学孩子说话。
  女儿俞妮
  女儿俞妮发育的非常好,能吃能睡,爱活动,对外部世界随时随地都保持很高的兴趣。她的身体也从一种不定型发展出具有女孩子特质的样子,柔软的头发,甜美的面容,纤细的手指,柔软的腰身。小俞妮喜欢思考,刚会说话就要问许许多多的问题,比如说:“我是从哪儿来的?”“爸爸为什么有胡子?”或者到妈妈面前告父亲的状:“妈咪,爹爹站着撒尿呢?他不乖!”。小俞妮在妈妈给她洗澡的时候,喜欢光着身子在房间里乱跑,咯咯的笑着,给父母捉迷藏。父亲捉她的时候,小心翼翼,尽可能不碰触她前面部分的身体,也许是内心作怪,父亲与光身子的女儿在一起的时候多少有些不自在。
  父亲康可
  康可生长在一个传统的家庭,父亲是大学教授,母亲是中学教师。他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姐姐比自己大两岁。小的时候,两个哥哥已经上学,康可只能跟着姐姐玩。姐姐教会他一些女孩子喜欢的东西,比如给洋娃娃穿衣洗澡,收集漂亮的塑料绳,或者过家家,扮演小娃娃。为这些事没有少挨父亲责骂,说他没有大出息,由于父亲的原因他多少有些害怕与女孩在一起玩耍。父亲要求康可必须尊重姐姐,不能对姐姐毛手毛脚,姐姐很多事对他都是机密,不许翻姐姐的东西,更不许随便闯进姐姐的卧室。康可感觉很不平,觉得自己不受重视。家庭里从不谈性,父母在孩子面前规规矩矩,在他记事以来,从没有看到过姐姐或妈妈穿着很少的样子。天气非常闷热的时候,康可就被限制在自己的屋子里,不能在家里乱闯。
  邻居女孩
  邻居关妈家有四个聪明活泼的女孩,四朵金花的能量都非常大。康可跟她家老二一般大,两个孩子经常被人当作一对来取笑。康可的记忆里,四、五岁的时候曾跟她站在一个木盆里光着身子洗澡,才知道男孩女孩长得不一样。夏天的时候,关妈会在院子里铺好凉席,招呼我和她老二躺在一起乘凉。和女孩靠那么近,听着她的呼吸,让人非常的愉悦。康可小的时候,院子里几乎都是女孩,很像是宝玉住在大观园。每次女孩子们游戏,自己就要承担重要的角色,当然大多是坏蛋、特务、小偷一类。在与人推拉、捕捉、逃跑的过程,免不了会碰触到女孩的特殊部位,常常被女孩告状,遭受父亲的责罚。长大一些的时候,康可变得很矜持,不再淘气,女孩子也不来找他的麻烦,就这样到上大学离开家。
  儿子康可
  小俞妮长到近两岁的时候,小康可,她的弟弟来到了这个世界上。小康可出生就有了男孩子的气质,大声的哭闹,不依不饶,非得含着妈妈的乳头才能作罢。躺在妈妈怀里仍不老实,伸胳膊踢腿一刻不停。妻子对丈夫说儿子的包皮有点长,等两岁后给他做一个包皮环切术。康可觉得现在不是讨论这个时候,等孩子发育以后看看再说。对小康可的照料老康可似乎责无旁贷,参与比较多,也没有那么小心,觉得男孩子应该经得起。擦洗小康可的下身也没有什么难为情,感觉这是很自然的事,因为男孩与父亲是同类。
  与其他新生儿一样,换尿布的时候会发现小康可的阴茎时有勃起,他会幽默的说:“你想干什么,坏家伙!”小康可喜欢用右手揪他的小阴茎,好像很高兴的样子,妈妈会轻轻拿开他的手。小康可喜欢玩弄妈妈的乳房,腻在妈妈怀里,让大康可心生嫉妒,有时忍不住会对小康可凶言凶语,挑他的刺。慢慢的孩子在父亲的面前,对母亲的依恋就要收敛许多。小俞妮却相反,知道母亲要照顾弟弟,更多依恋她的父亲。她要父亲给她洗澡,父亲为她擦洗后背的时候,皮肤摩擦的快感让小俞妮咯咯的笑,不愿意父亲停下来。父亲总让俞妮自己洗自己前面,有时借故走开,让小俞妮一个人在那儿玩水。
  两个小家伙
  小康可喜欢父亲抱他,因为父亲很高,悬空的刺激更强,每当这个时候,小俞妮就不干了,要哭要闹。弟弟占领了妈妈,自己就该拥有爸爸。好在姐姐总是大些,给她讲道理多半能平息类似的家庭风波。父亲抱小康可的时候,要自然一些,用下巴去摩擦他脸、胸、有些逗逗他的小阴茎,让小康可疯狂的笑。抱女儿逗女儿的时候他就机械一些,不敢太出格,小俞妮很喜欢依恋父亲,康可故意忽视或者压抑这种感觉,尽管他内心爱女儿胜过爱儿子,但家庭文化给他骨子里深藏着一种乱伦的焦虑,他有许多内心的禁忌。
  母亲俞妮
  妈妈要坦然许多,她生长在一个开明的家庭,父母可以自如的表达爱,不回避孩子。俞妮认为康可也接受过医学训练,为什么在女儿面前缩手缩脚,有时会嘲笑他:“你别想歪了,小俞妮还是什么都不懂的孩子!”父亲坚持要孩子单独睡自己的睡房,让太太跟自己睡。这事可让小康可不高兴,三岁的时候,他信誓旦旦的宣布,长大了要娶妈妈,娶了妈妈就可以跟她睡在一起。小俞妮不会说这样没头没脑的话,她常常装着很懂事的样子,帮着妈妈照顾弟弟。她对妈妈说:“弟弟真是个麻烦!”妈妈只是笑一笑。她多少有些瞧不起那个傻东西,有时故意整整他杀杀他的锐气,或到父亲那儿告状,让他受罚。当父母不理她时,她就躲在自己的房子里,自我安慰。
  孩子的性活动
  有一天,妈妈告诉丈夫,发现小俞妮经常自己摩擦自己,有时两腿交*很兴奋的样子。父亲听了很紧张,觉得仿佛天塌下来了。俞妮只好安慰他说,她咨询了儿科大夫,说这是儿童正常的游戏,孩子对自己的身体好奇,对摩擦身体带来的快感也着迷。皮肤的拥抱和爱抚是孩子生活中最大的乐趣,不值得大惊小怪。五岁以下的孩子常常有一种自体性欲,通过玩弄自己的身体来获得快感,这对孩子的性欲望发展是很重要的。知道自己取悦自己的孩子,性发展是健康的,听了这些话康可心安了许多。
  小康可十个月的时候就喜欢玩自己的下体,尤其是在用温水洗澡的时候。他对自己的身体着迷,当小阴茎勃起的时候,他高声大笑,好像很骄傲似的,让父母脸都有些挂不住。当小俞妮在的时候,父母会适当的制止儿子的放肆,小俞妮总是不屑一顾:“叱!”扭头走开。儿子两岁的时候,开始思考一些重要的东西,问妈妈:“姐姐为什么没有小鸡鸡?”“她为什么不穿开裆裤?”“她撒尿为什么要蹲着,还不让人看”“为什么她要留长辫子?”“我为什么不能穿裙子,扎蝴蝶结?”……。有些问题问了又问,不厌其烦。妈妈总是简洁的回答:“因为你是男孩子,姐姐是女孩子。”小康可还会接着问:“为什么男孩子就不能呢?为什么呢?”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姐弟关系
  两三岁的孩子都一样,喜欢赤裸着身体。小俞妮总是忘了自己两三岁时也那么干过,看着弟弟光着身子在家里乱跑,她非常的反感。她用手羞弟弟:“不害臊,光屁股!”弟弟反唇相讥:“你才光屁股呢?”姐姐撩起后面的裙子说:“我穿着呢!”弟弟狡猾的说“里面也是光屁股。”“无聊!”姐姐不理他了。父母饶有兴趣的看着姐弟的争执,康可常常制止弟弟对姐姐的无礼,妈妈劝告说:“不要挫败孩子彼此竞争的兴趣,孩子自己会认同自己。”心理学家弗洛伊德说:“男孩子天生有一种想展示自己性器的欲望,表现一种男子气。”光身子的弟弟很难说不是在家庭里向姐姐的权利挑战呢。
  当弟弟睡着的时候,乘父母不在身边,姐姐会偷偷的走到弟弟的床边,眼睛里满是温柔的样子,有时还会模仿**的样子,轻轻的抚弄他的头发,嘴里喃喃自语。有一次,康可偷看到女儿正用一根手指,轻轻的触碰弟弟的耷拉的小阴茎,脸有一种好奇的神秘感。康可把女儿的行为告诉了太太,太太说:“亲爱的,我们是不是该给孩子们做一些性教育呢?”
  性别教育
  妈妈决定要开始对孩子们做性别教育,她把女儿儿子叫在一起,问他们:“男孩应该像什么、做什么、怎么说话、对什么感兴趣?”“女孩子应该像什么、做什么、怎么说话、对什么好奇?”首先让姐姐回答她心目中的男孩子应该怎样?然后问弟弟他心目中的女孩子是怎样,并给予一些补充与引导。
  父亲拿出一张图,上面有光着身体的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身体的每个部位都有正确的名字。妈妈教孩子们如何称呼它们,好像它们自有生命似的。妈妈着重告诉男孩与女孩在生理结构上的不同,小康可毕竟小一些,还不知道害臊,大声的说“我有阴茎,姐姐是阴部!”“讨厌!”姐姐抗议的说,然后一走了之。事后夫妻两个人有些争论,丈夫说:“你那套性健康教育理论都是老外的,在东方文化里不实用,东方讲究含蓄。”妈妈反驳说:“不是理论错了,是小俞妮接受性教育晚了一些,如果她像弟弟只有两三岁就要好一些,五岁孩子的内心也有些复杂。”
  性游戏
  小俞妮开始跟邻家的男孩粘胡了,那男孩比小俞妮大半岁,常常扮演小俞妮的护花使者,有时还来警告小康可:“不准给姐姐捣乱,小心我揍你!”有一天,在小俞妮的卧室里,男孩子拿着**的听诊器在那儿扮医生,小俞妮撩其衣服当病人,两人的表情庄严神秘。妈妈觉得有必要告诉女儿,身体有些部位比如胸部、下体、臀部是不能给人碰、触、抚摩的,尤其不能让大人或大龄男孩子这样干。小俞妮安静的听妈妈说完,然后问:“爸爸和弟弟也不能碰吗?”“也不能!”妈妈坚定的说。
  小康可四岁时,对身体的兴趣到了高潮,他摩擦自己的阴茎,并把这种好奇心带到了幼儿园。他对女孩子也着迷,家里不敢惹姐姐,在幼儿园同龄孩子面前就猖狂许多。只要女孩子坐他身边,他抽空子也要碰一碰、摸一摸、手指戳一戳对方,惹得别人尖叫。上厕所的时候,他会埋下头看看女孩子怎样把尿撒出来。五岁以下的孩子多半有这样的窥视欲,但老师不干了,说这孩子怎么这样色!为此,在女孩子如厕的时候,小康可被禁止入内。父母只好安慰幼儿园老师,说会加强对小康可的教育。
       心理学理论
  一天,俞妮给丈夫一本弗洛伊德的书,书中认为儿童性欲是孩子成长的动力,这种性欲望表现越充分,孩子成长的动力也越强,成年后成就的欲望也越强。儿童的性欲分几个心理阶段,首先是0-1岁的口欲期;然后2-3岁的肛欲期;以后是5-6岁的性器期;6-11岁的潜伏期。
 
 
  口欲期是出生到周岁,新生儿吸吮妈妈的乳头,满足婴儿食物与快感的双重需求。儿童会发展口唇及舌部的敏感性,增强吸吮时的快感。口腔的愉快刺激,给孩子带来一种成长的欲力,也让孩子从中获得对母亲的信任、安全感与满足。西方为了补偿婴儿口欲的不足,常常给他一个奶嘴,帮助孩子完成口欲期的心理发展任务。牙科医生却反对这种做法,认为过度的吸吮会使颌面结构发育异常,主张一岁以后的孩子必须用勺进餐。
  肛欲期的孩子把快感转移到对身体的兴趣,他们探索自己,寻找愉快的感觉。不少的孩子喜欢憋屎憋尿,无意识的通过排泄来增加快感。断奶使孩子失去口欲享受,孩子开始体验到焦虑、敌意、破坏、生气、愤怒、仇恨等负性情绪。这个时期家长要帮助孩子认识这些情绪,学习管理情绪和如何合适的表达这些情绪。
  性器期的孩子开始把注意力集中到生殖器周围,有的孩子甚至非常痴迷,以至于父母亲不得不想办法来转移他们的关注力。在亲子关系方面,他们开始接近异性父母,产生一种与同性父母竞争的欲望。父母如果忽视、挫败或者过度满足迁就孩子的心理需要,可能滞留下两个重要的情结“恋父或恋母”。这个时候孩子对性产生焦虑,出现性幻想、自慰活动、性角色认同等。他们喃喃自语,饶有兴趣的沉醉在自己内心世界里。
  到了潜伏期,对学习、运动、自然的兴趣取代了对身体的兴趣,学校的人际交往中重视同性间的友谊,从中获取成长的快乐。一般的说,潜伏期的孩子已经完成了性别认同,会按照自己的性别去发展社会行为。个别女孩子喜欢男孩的穿着打扮,剃短发,好动,个别男孩却过分爱干净整洁,举止文雅安静,这些孩子在潜伏期会出现性别认同困难,建议父母给予及时的指导。心理学的描述让康可俞妮明白了许多。
  小康可的快乐
  我们的小俞妮已经进入性发展的潜伏期,她给弟弟的关系融洽了许多,不那么禁止弟弟接近她,自己的房间也欢迎弟弟造访。弟弟对姐姐却失去了兴趣,他只被与自己同龄的女孩吸引,似乎在为未来的求爱“预演”,但他运气不好,总是被他喜欢的女孩拒绝。五岁的某一天,小康可宣称自己有女朋友了,原来是个新来的女生,父母带她刚从加拿大返回北京,中文很一般,大家都不愿跟她玩。小康可逮着机会了,跟那女孩子套近乎,得到孩子的友情。他们互赠礼物,贺卡上的用语都是亲爱的。
  小康可邀请女孩来家玩,女孩与她的母亲前来造访,两个母亲在一起聊天的时候,小康可把女孩邀请到自己的卧室,两个人神秘兮兮的关上门,发出压抑的笑声。康可怕自己的孩子出格,在门缝里偷偷张望。见两个小孩子非常亲昵的挤坐在一起,模仿着大人相依偎的行为,嘴里正在谈婚论嫁呢?分手的时候,那女孩两眼含泪的说:“明天我会在幼儿园门口等你,不见不散!”第二天,小康可破天荒的天不亮就醒了,催母亲起来送他去幼儿园。
  学龄儿童
  小康可去学校的时候,小俞妮已经是三年级了。有一天她贸然的冲进父母的卧室,突然发现父母都没有穿衣服,她非常诧异的问:“你们干什么呀?”很快她意识到什么扭头跑了出去,康可和俞妮有些懊恼,觉得自己太不谨慎。晚上在女儿的房间,妈妈说:“你怎么想?”女儿怪怪的说:“爸爸压着你,是不是在欺负你?”妈妈说:“宝贝,不是的,那是我和爸爸在相爱呢。”女儿不相信:“那他干吗脱掉你的衣服,你说过女孩不能光着身子的!”妈妈说:“我们是夫妻,夫妻间是可以光着身体的!”小俞妮突然嘎嘎笑了,淘气的说:“我们不也光着在一起洗澡吗,我们不是夫妻。”
  小康可犯规
  小康可过了6岁,对自己裸体的关注变得隐秘,他一个人在澡堂的时候,会对着穿衣镜进行疯狂的裸体表演,脸上是怪怪的神情,猛然看见会吓你一跳,以为他走火入魔。大多数时候,小康可开始关注集邮、收集弹珠、看日本漫画,或者打电脑游戏。姐姐对身体的兴趣早也转移到对玩具的兴趣,她的房间里有许多可爱的,毛绒绒的玩具,或者芭比娃娃。她给它们都取了好听的,但绝对是古怪的名字,如果我们叫错,她会不高兴。小俞妮经常幻想,觉得自己真格的是躺在玻璃盒子里的白雪公主,或者自己是灰姑娘只是寄住在我们家里,偶尔她喃喃自语般的说:“我真正的父母会来找我的!你们等着”
  小康可在小学交了新的女朋友,有一天他哄骗那个女孩在校园后面的林子里,和她玩结婚的游戏。那是一个夏天,他和她拥抱着模仿着大人亲嘴,两个孩子兴奋不已。他们被老师逮个正着,不过只有小康可一人被罚,女孩被认为是当然的受害者。康可俞妮被老师电话叫到学校,老师责问:“你们是否给孩子看成人的电视,让孩子变得这么早熟!”家长只能唯唯诺诺,承认自己的不是,孩子间的性游戏并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但你绝对不能跟老师争。
  成长
  经过这一挫折,小康可对性的兴趣大大减少了,他在二年级迸发出极大的学习兴趣,品学兼优,三年级当了班长。小康可10岁四年级的时候,又有了麻烦。他的阴茎发育露出了包皮,特别的敏感,和裤子摩擦特别容易勃起,往往一两个小时都不软下去。裤子紧、走路、运动、甚至坐、靠近女生,看图片那东西都会极不老实。小康可有时不得不把手插进裤兜来压住它,以防被人看见。小康可已经有了羞耻心,觉得这事不再是令人骄傲的,反到是极端的难为情。小康可的不自在被老师发现,看看他那怪怪的样子,老师怀疑他在课堂中手淫呢,几次用严厉的眼神瞅着他。小康可尴尬的把这事告诉父亲,父亲告诉了母亲,母亲说漏嘴又让姐姐知道了,好几天家庭里大家都怪怪的笑,只有小康可哭丧着脸。好在阴茎的敏感性很快提高了,不那么捣蛋了,他也很快忘掉这件事。
  胸部发育
  现在轮到十二岁的小俞妮出状况了。其实母亲在她七八岁的时候,就告诉她一个女孩在十一、二岁的时候可能发生许多的事,一是腋下和下体会长阴毛,二是乳房会发育,三是可能会有阴道的周期性出血,称着月经。当小俞妮乳房开始肿胀和增大时,她还是有些慌张。她对妈妈说胸部突起让人难为情,她选择紧身衣,不想让同学老师发现。妈妈告诉她必须让乳房自由的发育,乳房是上帝给予女性的礼物,是女性美的象征,没有什么值得难为情的。女儿反驳说:“唉呀呀!我还是学生,我不想做女人,也不愿意别人把我当女人。”小俞妮的脸红了,其实她的内心一直有隐秘的性幻想,她已经开始试着阅读言情小说了。
  过了几天,小俞妮发现自己床上有一个礼品盒,打开看是一些漂亮的棉垫子。她高声的喊:“谁给我这些棉垫子,干什么用啊?”妈妈笑着说:“未雨绸缪,妈妈给你准备好月经要用的东西,从明天起,你的书包里要放一个。”小俞妮说自己这几日下体有些粘液分泌,会不会是生病了?妈妈开心的说:“是月经的预演,注意勤换内裤就行了。”妈妈还告诉如果月经来了,要避免激烈运动、避免到公共游泳池游泳、洗澡的时候要淋浴,不要坐澡盆等等。小俞妮问:“女孩子为什么会有月经?”妈妈拿出一本书《生命的奥秘》让小俞妮有空的时候读一读。
  自慰行为
  小康可的潜伏期过得不顺利,六年级的时候班上有个姓王的女生对他有好感,放学的时候在校门外等着他,要跟他做朋友。小康可内心有一瞬间困惑,女孩要与你做朋友多少有些暧昧,这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很快他的性意识飞速被唤醒,他立即慌乱起来,他含混的拒绝了那女生的请求,落荒而逃。小康可的性意识在潜伏期一直保持着,看电视、日本动画片多少有些色情色彩的东西时,自己会勃起。不过,他也有不系统的性幻想,从没有与现实的人联结起来。他从父亲书柜里翻出一些书,尤其是医学书,上面介绍了男女的性生理,他不怎么看属于自己的,却很有兴趣了解女孩子的生理结构是什么。
  梦遗
  小康可开始梦遗了,第一次他多少有些紧张,觉得把床单弄脏了,怕母亲责怪。于是他在那个印迹上放了一本书遮盖着,以为可以瞒天过海。不过,母亲在整理他的房间时还是发现了这个秘密。晚上回家,床单被换过了,小康可看到母亲什么都没说,心里好感动。父亲在晚饭后溜进儿子的卧室,笑着对儿子说:“你这家伙比你老爸还早一年呢,佩服!”小康可不好意思的说:“老爸,告诉我怎么控制这该死的粘糊糊的东西。”父亲说最好的办法是在意识自己梦遗后立即起来换内裤,这样就不会在床单上画地图。
  十二岁,在等候中学入学通知的时候,他翻阅一本90年代出版的《海涅诗选》,有一幅彩色插图是“海的女儿-美人鱼”,那上半身是人形下半身是鱼尾的女子,坐在海边的礁石上,眺望着碧波荡漾的大海。美人鱼的上身有浑圆的乳房,面部神情栩栩如生,小康可被女性的柔美惊呆了。放下书后,整天他的身体都激荡着一种热流,仿佛要冲出自己的躯体。在傍晚的时候,他躲进自己的小屋自慰,直到射出精液。这是他第一次通过自慰来排解性压力,没有人教导他,仿佛天生他就知道该怎么做。
  青春期
  小俞妮与小康可相继进入了青春期,他们不在什么都告诉自己的父母了,小俞妮有了自己知心的女伴,她们经常在一起分享女性的秘密,有时会暗恋同一个歌星或影星。激动的时候她们还会互相抱一抱,感受与人亲密的滋味。她们的幻想中大多是白马王子一类的人物,对班上自以为是的男生不屑一顾。小康可在父母姐姐面前变得有些缄默,心思却越来越复杂,他开始藐视父亲的权威,崇拜一些反潮流的莫名其妙的人物。在性别意识方面他越来越男性化,他喜欢留胡子,尽管才几根,他视它们为神圣不可侵犯的东西。他和男孩子之间有时会说一些“下流“的话,评价班上那个女生有女人味,在厕所里比比谁的阴茎大也是他们常有的游戏。
  这个家庭的两个孩子一天天长大,成为符合社会文化标定下的男女青少年。
阅读( ) | 评论( 0 )
后一篇:没有了!